<tr id="dyb0o"></tr>

  • <tbody id="dyb0o"><rt id="dyb0o"></rt></tbody>
    <optgroup id="dyb0o"><li id="dyb0o"></li></optgroup>

    <ol id="dyb0o"><menuitem id="dyb0o"><small id="dyb0o"></small></menuitem></ol>
    <tr id="dyb0o"><input id="dyb0o"><small id="dyb0o"></small></input></tr>
    <big id="dyb0o"><li id="dyb0o"></li></big>

    動漫人才網,提供最新動漫游戲人才信息,致力于做動漫游戲人才網第一品牌。
    咨詢熱線:4006683633 ·俊才招聘網 · 設為首頁 ·加入收藏
    廣州億元游眾科技有限公司 廣東啟樂迪實業有限公司
    被資本“催熟”的快看漫畫
    作者:klm1 來源: 閱讀次數:252次 發布日期:2021年9月03日

    正面迎戰嗶哩嗶哩漫畫和騰訊漫畫,快看尚需時日。

    正面迎戰嗶哩嗶哩漫畫和騰訊漫畫,快看尚需時日。

    時隔五年,@偉大的安妮 終于在去年十月更新了《安妮與王小明》的最后一章,在這部記載了她與男友日常的漫畫結尾,安妮與王小明結束了長達13年的愛情長跑,走進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  漫畫中的女孩無疑是幸福的。

    但走出漫畫,當“偉大的安妮”以陳安妮的身份出現時,擺在她面前的不僅是屬于漫畫的柴米油鹽,更多的是作為快看漫畫的創始人,需要交付給廣大讀者、作者、投資人和整個漫畫產業的答卷。

    現在,她再次站在了聚光燈下。

    8月23日,快看APP宣布完成2.4億美元的戰略融資,本輪融資由建銀國際、Onestore、騰訊、Coatue、天圖資本等投資。這是快看迄今為止最大單筆融資,再次刷新了漫畫行業融資額紀錄。在此之前,快看APP在7年內就相繼完成了5輪融資。

    一邊有資本圈看好,一邊有用戶買單。

    在同一份公開信中,陳安妮談到“快看APP最新的用戶總量已經突破3.4億,Z世代用戶占比在90%~94%之間,各端產品總月活近5000萬,達歷史新高”。七麥數據顯示,快看在ios端近90天下載量、應用榜單排名均超過了其主要競爭對手嗶哩嗶哩漫畫、騰訊漫畫和有妖氣漫畫。

    眾所周知,有妖氣漫畫早已妖氣不再,嗶哩嗶哩漫畫與騰訊漫畫則各自背靠大廠,屬于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類型。

    而快看呢,單打獨斗、估值160億元、擁有國內漫畫市場的近一半占有率,這些標簽似乎在宣告著它已然成為漫畫賽道的獨角獸。

    那么,這匹獨角獸何時才能釋放魔力?

    打造IP,打造內容生態

    如果說日漫是被世人送上鮮花和掌聲的勇者,那國漫則像是修仙小說里一路打怪升級的主角,一路試圖證明自己,卻一路被人詬病。

    直到2015年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》的上映,世人才注意到冉冉升起的國漫,而其在幾周內收割的9.54億票房也印證了,崛起中的國漫能收割用戶,亦能帶來經濟回報。

    在這樣的背景下,經歷了資金鏈斷裂再融資的快看漫畫,開始以條漫的形式走向大眾視野。

    與頁漫相比,條漫的閱讀方式更符合碎片化閱讀的快餐時代,相同頁數的情況下條漫表達內容更少而圖畫更多,條漫的繪畫特點也可以打破傳統漫畫分鏡方式對內容和繪畫的桎梏。

    當然,這些條漫的優勢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者創作漫畫的門檻。

    但不可否認,至此,越來越多的原創漫畫開始快看上連載,包括《零分偶像》、《整容游戲》、《甜美的咬痕》、《河神大人求收養》等一批漫畫開始在平臺上連載,不少作品至今累計獲得了2000萬+的關注人數,而幽靈、金丘、左小翎等一批作家相繼成為了快看漫畫的簽約作家,他們與它們也組成了彼時快看漫畫的第一批內容生態。

    優質內容促進資本循環,這也讓陳安妮擺脫四處借錢的窘境,變成了資本眼中的新生力量,融資一輪借著一輪,紅杉資本、字節跳動和騰訊投資相繼進資,快看漫畫似乎終于“不差錢”了。

    有了資金的支持,快看漫畫開始運營IP。

    2018年,在被動畫化的次年,《快把我哥帶走》宣布將推出真人化電影,這部由萬達影視、光合映畫等五家工作制作的電影最終收獲了億的票房3.75億的票房,雖然豆瓣評分顯示只有6.8分,但也算是為快看的IP運營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。

    此后,其獨家連載的漫畫《你好!筋肉女》、《零分偶像》、《不說謊戀人》等相繼宣布將制作成網劇,《甜美的咬痕》、《整容游戲》等制作成廣播劇。多元化的IP也逐漸形成。

    另一方面,單靠平臺原生的作者和內容,不足以征服口味挑剔的二次元用戶和Z世代的心。

    于是,快看開始引進更多外部的知名IP。一方面是邀請頭部作者入駐,像知名作者夏達的漫畫《拾遺錄》,另一方面,快看與多家網文平臺、作者聯合,將知名網文漫畫化,以爭取網文讀者的青睞,像是《魔道祖師》、《斗羅大陸》、《碎玉投珠》、《暗戀·橘生淮南》等作品,不僅豐富了快看的IP生態,更是直接帶來了經濟效益。

    以《魔道祖師》為例,在已更新的202話中有28話可免費閱讀,其余均需花費68KK幣(VIP花費58KK幣)才能閱讀,而1KK幣=0.01元,也就是說,閱讀完目前全部更新的漫畫需要117.64元,即便是尊貴的VIP也要在每月花費15元的基礎上,再花費100.34元。更何況,這樣一部漫畫僅每周一更新,直到現在也剛剛畫完原著一半的內容。

    再結合其1101萬追漫關注的人數,即便其中的付費比暫未可知,但可想而知那也必定是一個可觀的數字。

    快看的“破”與“”立

    或許是不甘于在漫畫市場繼續圈地自嗨,又或者是已有的成績已不能再滿足自己的野心,陳安妮和快看決定繼續改變。

    在8月5日快看的發布會上,“快看漫畫”這個使用了7年的名字搖身一變成了“快看”,這不僅意味著快看今后不僅要繼續角逐漫畫領域,還要涉獵更多漫畫相關的其他內容,比如短視頻、廣播劇,甚至影視劇。

    在更名后的快看APP中,首頁欄的內容從關注的漫畫更新動態,變為了從漫畫、漫劇、同人文的二次元內容到手賬、三坑、養娃的興趣內容,從文字、圖片到視頻、剪輯,其試圖打造迎合Z時代的興趣內容社區的意圖不言而喻。

    但一切的改變都不及此次最重要的更新——漫劇,來得顯眼。

    據說在發布會上,陳安妮花了足足20分鐘講述了漫劇的定義和它的前景,還稱“將有59部快看原創漫畫,80部來自晉江、閱文等平臺的頭部小說,將以漫劇的形式,在快看APP隆重開播”。

    所謂“漫劇”,不過是將漫畫有聲化、動態化,和動漫相比,漫劇在耗費的成本更低的情況下,經濟回報速度更快。

    進一步講,這也是快看試圖更快變現,更快收割用戶的辦法。

    在此之前,據易觀千帆統計,快看APP在2020年度從6月至11月的半年內,月活躍人數從3991.1萬人升至4591.4萬人后斷崖式跌至2446.3萬,環比跌幅一度為35.60%。

    猛跌之后,快看勢必要尋找挽回用戶的辦法。以現有的漫畫來說,IP孵化速度慢仍是困擾漫畫行業的最大問題,一方面變現能力差,另一方面漫長的等待期會降低用戶的活躍度,甚至丟失用戶。

    唯一登上大熒幕的漫畫《快把我哥帶走》從2015年連載至今,6年里連載了224話,在多方資本的加持下,這才改編成動畫、廣播劇、影視劇等多種形式,而同時期在快看上985萬人關注的完結漫畫《整容游戲》自2015年上架至今,在兩年內連載了85話內容,也僅僅推出了廣播劇和游戲兩項衍生內容。

    而以短視頻為基礎的漫劇呢,連載了79話的漫畫《掌中之物》在上架一年后便改編成了漫劇,短短三分鐘的劇情在配上聲音之后,首集便收獲了360萬次播放量。

    這么看來,或許漫劇可以成為快看未來的下一站。

    三座“大山”,誰勝誰負

    只是,快看的“漫劇”概念其實早被先來者搶食。

    快看上的“漫劇”,放在嗶哩嗶哩漫畫叫“動態漫”,在騰訊叫“動態漫畫”,貓耳FM叫做“有聲漫畫”。

    不同的名稱,暗示了參與瓜分“動態漫畫”的不同角逐者其實都在暗自發力。

    眼下,國內的漫畫市場嗶哩嗶哩漫畫、騰訊漫畫和快看三分天下之勢早就明朗。早年的行業領先者有妖氣漫畫早就在APP下載量、應用商店榜單、獨家漫畫IP影響力等多重維度上全面掉隊,僅僅靠《鎮魂街》和《十萬個冷笑話》苦苦支撐。其余動漫類APP,嗶咔漫畫、動漫之家、微博動漫等雖偶有突出表現,整體仍難擋三座大山。

    但三座大山之間,卻并非難分伯仲。

    從用戶付費意愿上看,據七麥數據顯示,近30天內快看APP下載量力壓嗶哩嗶哩漫畫、騰訊漫畫和有妖氣,但在付費環節,快看漫畫則遠落后于它的主要競對。這也證明了,快看APP對外宣稱的高月活和“超新Z時代”用戶實際上難以直接轉化為真金白銀的流水。

    這一點或許與其平臺上大量的免費漫畫、VIP的低性價比不無關聯。

    從IP孵化上看,嗶哩嗶哩漫畫背靠B站,不僅購買了《天官賜福》、《百妖譜》、《咒術回戰》等熱播國漫日漫的原作漫畫,還可以做到逆向輸出,如《兩不疑》2020年12月推出漫畫,而其動畫版次年4月便推出;騰訊動漫亦是如此,2013年《狐妖小紅娘》在平臺連載,兩年后便動畫化,并收獲了廣泛好評;相比而言,快看從業7年卻只孵化出《快把我哥帶走》一部出圈IP。

    原創內容優勢不明顯,后續IP孵化無力,這也是快看急需解決的問題。

    當然,大廠與小廠之間的鴻溝勢必難以逾越。為此,2019年8月,快看接受了來自騰訊的1.25億美元的E輪融資,外界紛紛認為漫畫巨頭的強強聯合,勢必能給快看在IP孵化上更多的想象。

    但兩年過去,快看不僅沒有“搞大事情”,還在月活、口碑等方面下滑嚴重。

    或許,這只獨角獸要想釋放魔力以抗衡獅虎,還得加把勁。


    (信息收集:動漫人才網
    相關資訊
    Copyright© 2000-2011. Goodjob.cn® All rights reserved. 動漫人才網® 版權所有
    本網所有資訊內容、動漫信息,未經書面同意,不得轉載。
    經營許可證編號: 粵B2-20050466